|
-10 ~ -3℃ 小雪轉多云 北京天氣詳情
客房預訂
入住日期:
離店日期:
預訂

酒店位置

酒店位置

新聞中心

明代北京平民的休閑旅游

發布時間:2014-09-22

明代北京成為全國最大的消費城市。明代重開會通河,大運河的疏通促進了商業的繁盛,也使北京發展成為當時北方最大的市場。由此,北京由遼代軍事重鎮轉變為重要的消費型都城,這無疑為休閑活動的發展提供了主體基礎、經濟基礎、時間基礎和強烈的市場需求,極大地刺激了北京城市旅游休閑地和休閑服務業的發展。而在幾十萬的北京居民當中,絕大部分都是平民階層。與皇族、文人士大夫的休閑旅游生活不同,明代北京平民的旅游休閑有其獨有的特點。

多選擇近郊名山秀水地

總體而言,明代平民的風景游覽地都在文人士大夫的游覽范圍中,但平民百姓的活動半徑僅限于城內和近郊,游覽地點數目要少于士大夫階層。平民的游覽地主要包括西湖(昆明湖)、玉泉山、戒壇、秋坡、碧云寺、香山、潭柘山、天壇松林、高梁橋柳林、德勝門內水關、安定門外滿井、積水潭、金魚池、柳浪莊等。

這其中,柳浪莊是一個值得關注的風景游覽地。柳浪莊位于海淀西五六里,昆明湖附近,俗稱六郎莊。明清之際以柳勝,因“柳浪聞鶯”義而命名。此地水田遍布,稻禾與白蓮、菱芡、荸薺等互相映襯。春末夏初,柳葉、稻田景觀與初開蓮花構成可觀風景。此處盛產河鮮。鮮美而價廉,價格為城中市場的三分之二,故四時負販絡繹于途。莊有茶肆,為負販就貨色論價、休息飲食的地方。海淀仁和佳釀蓮花白酒原料之一即取自此莊所產白蓮。柳浪莊成了一處以水鄉稻作農業景觀為特色的郊外休閑游覽地。

明代北京城還出現了飼養和觀賞金魚的專門場所——金魚池。該地自然環境優美,有上百個池塘,水清柳垂,周圍有三里河故道,亭榭圍布,園林別業繞池而筑,而一般住戶少,空地較多,南抵天壇,構成了一個理想的公共休閑地。

明代女性在郊游活動中的積極和開放值得關注

從清明開始,北京城居民的游覽活動開始興盛。而明代女性在郊游活動中的積極和開放更值得關注。“都人好游,婦女尤甚。……三月東岳誕,則耍松林,每每三五為群,解裙圍松樹團坐,藉草呼盧,雖車馬雜沓過,不顧。歸則高冠大袖,醉舞驢背,間有墜驢臥地不知非家者”。

另一個特點是逢節必游。無論是民間傳統節日還是宗教節日,往往是全城出動,群游以樂。如清明節、燕九節、浴佛節、端午節、中秋節,均是如此。例如,燒香禮佛本是一項宗教的禮儀活動,但在明代成為普通老百姓旅游的借口。

游客規模大,娛樂性強

每年清明,都人提壺裝酒食,帶棚席,鋪地而坐,妓女和名優也紛紛出場演劇競技。娛樂活動眾多,有扒竿、筋斗、口到喇、筒子、馬彈解數、煙火水嬉。扒竿是以竹竿為依托而表演的雜技。口到喇應是口技演出。還有以三個空筒變化出飛鴿、躍猴的表演,時人已認識到其奧秘在于“捷耳,非幻也”,說明至少在明末,魔術已經出現在北京城市生活中。如此多的高水平表演活動使得“是日,游人以萬計,簇地三四里。浴佛、重午游也,亦如之”。

當時娛樂活動最盛的地點在一座小橋旁。此橋不在高梁橋旁,也不在船塢,而是“在萬牲園后,葦荻叢中,此橋在明代如清代之二閘,以獻技曼歌勝,在清及近日以清幽有詩趣勝,雖皆造成墮落人生,總之涇渭自分流也”(《北平歷史上平民游賞地記略》)。明代北京人對高梁橋區域的喜愛并不局限于在浴佛日等少數幾個特定的日子,而是“浹旬乃已,蓋若狂云”(《長安客話》卷三,45頁)。山陰柳人曾以《春日高梁橋》詩道:“東風遍綠宮墻柳,柳外游人各群友。……年少肩摩西向郊,眼紗影里佳人面。……暮鼓冬冬競向城,蹇驢難避殿訶聲。”看來,大規模的郊游活動也是都城青年男女很向往的重要社交方式。

總體而言,明代平民休閑旅游的范圍較為狹窄,游覽地點數目要少于士大夫階層。平民的游覽活動相對而言較為固定和集中,喜歡飲酒聽歌,欣賞文藝演出,參加競技活動,以感官的愉悅和享受為主。此外,百姓出游的規模往往遠較好結伴游的士人群體龐大,因此十分喧鬧。這些都與他們的經濟、政治地位、文化水平、審美能力有著密切的關系。